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冯欣:Lebenswelt

莫听穿林打叶声,何妨吟啸且徐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破碎之花:当你在暮年想起你年青时的恋人们  

2009-10-25 14:39:28|  分类: 正而八经说电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剧情梗概:

  堂·约翰斯顿已到中年,仍过着单身生活。生活每天周而复始,单一而乏味,但他对一切已然麻木。最新的女友谢莉离他而去,他不明就理,依然延续着自己的生活。平静被一封粉红色的匿名信所打破。写信人自称是堂以前的女友,说她与堂分手生下了堂的儿子,现在孩子已经长大了,已经出发寻找自己的父亲。堂的好友温斯顿是个侦探小说迷,极力怂恿堂彻查此事。他让堂列出了20年前的女友清单,然后帮堂找到这些人目前的住址,并告诉堂,去拜访名单上的每一个人时,都给她们献上一束粉红色的鲜花。于是,堂开始了一个充满了期待与不安的旅程。

破碎之花:当你在暮年想起你年青时的恋人们 - Lebenswelt - 冯欣

 评论:

  说贾木许是在“垮掉的一代”氛围里成长起来的文艺青年,这话有一定的道理。从最早的《天堂陌客》到down by law,再到《死人》,他的影片中都充满了不安的焦噪,人物始终处于游走的状态,无法在一个相对稳定的空间里停留。这种游走的结构模式的原型可以追溯到西方早期的史诗、以及后来的流浪汉小说,但与贾木许更亲近的,还是1960年代以来风行一时的“垮掉的一代”文学作品,在这些作品中,人物彻底地处于一种《在路上》的状态,“像一块滚动的石头”无法抑止,身不由己,没有方向,没有家园,为逃离而逃离。相比那些“垮掉”的先辈们,《破碎之花》的“在路上”之旅却显得有点调侃意味。堂·约翰斯顿对生活处于彻底的麻木状态,周而复始地在沙发上看电视、喝酒、睡去、醒来,连女友的离去,神秘的粉红色来信都不能打破他这种已经根深蒂固的、对一切(当然包括情感)都已经完全迟钝的生活方式。反而是一个邻居朋友出于满足侦破欲望的强烈驱动,反而促成了这次旅行。这与我们正常看到的类似情境的处理方式出入很大,正是贾木许对他的人物处理——或者说理解——的独到之处。他自己说:“这部影片讲述的是一个心理侦探的故事,能激起观众的兴趣。这是一个简单的故事,其中我对角色的描述比情节重要。”所以,人物的状态是影片的核心。从这一点上看,影片自始至终对那个“19岁的儿子”及其母亲的隐匿是必然的,正是这种隐匿,使得人物内心情感的巨大空洞以极其可怕的方式呈现在我们面前。许多关于影片中儿子是否真有,母亲究竟是谁的讨论是肤浅而幼稚的,最简单的一点,如果贾木许始终关心这些东西,那么他与好莱坞的主流叙事又有什么区别呢?

  堂的第三个被拜访者卡门的职业很有意思,她是动物沟通专家。确实,在现代社会,人与人的沟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被阻断之后,转向与宠物的交流,这是人应对现代文明的一种自动的反应。于是宠物业成为一个新兴产业,卡门的时间也被排得满满的,她与堂的私人时间也被迫让给那些精神抑郁的宠物。与动物情感交流的通畅,和人与人之间情感的被阻断构成了强烈的反讽意味。影片的片头,邮戳的水印叠印在银幕中,天空上,在影片中,温斯顿说邮戳太浅,根本看不出邮件发出的地点,这本来是铺设情节用的一处伏笔,但我们又想到,这封来信的邮戳如此浅显,那么写信人在堂·约翰斯顿生命中的印迹又是怎样的呢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51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